中文

English

搜索: 语言  |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食品股份 >

NEWS

不经意的看见墙角有一个黑色的尼龙袋包

信息采集:未知  发布时间:2017-09-22 15:56 浏览次数:

 
  半夜一二点钟,太阳起床还早,月亮偷懒不知躲到哪个角落里睡觉去了。一串街灯有气无力地低着头正昏昏欲睡磨着洋工。昏黄的光晕下,那些广大的地下工作者——老鼠,纷纷摇身成了地上工作者,正四处横行忙得不亦乐乎。
  
  一位脊背驼峰的老妪,一手拖着袋蛇皮袋,一手捏了根钢筋铁钩,正一步一拜地在路旁的垃圾桶一只只淘个不停。当她拽向设在那只公厕旁的垃圾桶时,她习惯地先用铁钩去拨拨,发觉有戏就解开了,里面是一些茭白。她不去动那东西,掏尽了桶里所有的垃圾,不见来人。接着她又张望着等了好一阵子,还是不见人来拿。
  
  不会是别人不要了吧,她边想便拎起那包东西暂时先带在身边,准备再看看,她这样想着,便蹒跚的走向不远处的下一只垃圾桶(农贸市场门口)。谁知猛的窜出一个年轻男人,劈头一把夺过那包东西,老妪一个趔趄,差点扑倒。那男人不肯罢休,一边指手画脚,一边不停地谩骂着老妪。很快招来了一大堆人,把他俩围在当中。
  
  在农贸市场刚刚批发完菜的小毛,刚走上前去想看个究竟,围观的人群就散了,只见一个血出乌拉的老妪躺在地上,无人理睬。见状,小毛顾不得多想,也不问缘由,心想救人要紧,背起老妪就直奔医院。
  
  急救中,恰好从中有位护士认识她,说老人姓张,是她娘家的邻舍,为人特好,原来是个孤寡老人,自己有退休金,吃穿不愁蛮好过生活。老人的隔壁搬来一户外来户——夫妻俩和一个六七岁的儿子。几年前,那女的跟另外一个男人跑了,那丈夫一时想不开,跳楼自杀,后来虽然救回一条命,但精神错乱了。看那爷俩罪过相,这张奶奶常常去照顾料理,后来倒好,干脆这三人蹲一道过起日子来了。
  
  “我这是在哪——”张奶奶一撑开眼睛就问。
  
  “医院。”护士和小毛说。
  
  “医院?”老人像触了电要坐起来。发觉自己吊着盐水,由不了他自己了。
  
  “你伤的不轻,张奶奶。”护士赶紧上前阻止她说,“要住院观察几天······”
  
  “我哪好住院?”老人说,“一个有病一个要上学。”
  
  “总是命要紧。"大家七手八脚赶忙把她按倒。
  
  “都几十岁了,我的身体自己还会不知晓?”她挣扎着还想起来。
  
  “有的伤不会当即发作的,保险点好。”护士说,又按下她。
  
  “啊呀,这是在害我啦!”老人喊道。一把扯下手上的盐水针。“你们知道什么呀,真是的!”
  
  这盐水受了刺激,尴尬的尿了一地。
  
  “怎么啦张奶奶?”邻居护士赶紧来收已所剩不多的盐水说。
  
  “哦——没事,看我糊涂得?”老人说。她想,自己捡那东西······说出来不是丢自己的脸嘛。
  
  “嗯——刚才我捡着一包茭白,”老人说,“有个人偏说是我偷的。蛮多人围拢来,都说少过东西,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气都出在我的头上了······”
  
  “张奶奶,你没事就好了,”小毛听完后说,“我先走了······”
  
  “走?把人打成这个样子。”一个护士说,“我已经打电话报案了,派出所说马上就来人。”
  
  “这人又不是我打的,这年头,好人倒做不来了。”小毛一听气不打一处来。
  
  “你没有打,会送伊到医院里来么?”护士们不依不饶,“张奶奶你讲,打你的有没有他?”
  
  “唉——你们真多事,报什么案——我又没大伤。”老人再也躺不住了,撑起身说,“当时的人很多,这个打一下,那个打一下,我哪里会看的清爽。人家都在气头上——算了······”说着她顺手又按了按刚才趁乱在现场捡来塞进口袋里的那只钱包,决定还是把它交给民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