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

English

搜索: 语言  |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食品股份 >

NEWS

沿街狭长的公园里已是热闹一片

信息采集:未知  发布时间:2017-09-22 15:56 浏览次数:

八月的黄昏,炙热逼闷,
  
  一个七八岁的男孩额角带伤,粘着纱布,冲进公园,对最近处正在扭腰器上转圈的小姑娘说:“我要玩了,你下
  
  小姑娘看了看他,说:“我先来的。”
  
  “你不是玩了么,该我了。”男孩说道。
  
  “我,还没玩够呢,。”小姑娘说。
  
  “你下来。”男孩边说边一把拉下女孩来,女孩不防失去重心跌倒在地,哭了。站在远处聊天的一位老汉闻声跑过来问,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从头到脚给小姑娘检查了一遍,拍了拍尘土说,“让他,让他让他。”抱起她走了。
  
  小姑娘走了,男孩张开那缺了一颗门牙的嘴,一脸的得意。他站上扭腰器,像一位凯旋的将军。随即,他左看右瞧,瞄上了前侧一架立式健身车。
  
  骑车的是位老汉,踏得有些吃力。小男孩站在一旁看着老汉踏了几转,说:“你这大人还玩童车呀?”
  
  “爷爷的腿摔伤了,活动活动关节。”老汉说。
  
  “你活动好了没。要我了。”男孩说。
  
  “爷爷刚刚坐上来,上下不方便,你先去玩玩别的再过来,好吗?”老汉说。
  
  “你天天都来的,我可是第一次来。”男孩说。
  
  “爷爷也是没有办法呀,否则也不会和你争来着。”老汉说。
  
  男孩见上不了手,撅起嘴,眼珠转了几转,转身叫道:“奶奶,奶奶,快过来,有人欺负我”。
  
  一位胖妇人喊着颠过来:“哎呀,谁惹我的宝贝了?嗯,宝贝怎么啦?”
  
  “奶奶,我要骑脚踏车。”男孩指着老汉说。
  
  “叫爷爷让让你咯。”老妇说。
  
  “小朋友,爷爷不是和你说了嘛。”老汉说,“爷爷的腿受了伤,上下不方便,让我再练几下。”
  
  “练几下是多少呀,你定下来。”男孩说。
  
  老汉摇了摇头说,“就再给十分钟吧。”
  
  “好。我给你数数,十分钟是六十秒。”说着,男孩摇头晃脑数开了。
  
  老汉笑笑说,“十分钟是六百秒。”
  
  “怎么会是六百秒呢?要这么多时间么?骗人。你说了不算。”男孩转身又叫道,“奶奶,我要骑嘛。”
  
  “爷爷不肯让你呀,怎么骑呀!”老妇说。
  
  男孩一听,突然一把抓住车身要爬上去。老汉见状连说:“等等、等等。让我下去。万一伤着人,算谁的呀?”
  
  “这小孩也太不像样了。”在一旁坐拉器上锻炼的中年妇女看不下去说,“人家拄着拐杖,又这么大的年纪,行动这么不方便······”
  
  “要你这么凶做啥?”老妇说,“孩子嘛,总要顺顺他的咯。”
  
  “顺他也要看事情的呀······”中年妇女说。
  
  “好嘞好嘞。”老汉边劝拄着拐杖走了。
  
  “又不同她讲。要她多管闲事,奶奶噢。”男孩说。
  
  健身车造得太高,男孩爬上后,甭管怎么折腾,自己的脚就是踮不着踏板。这还了得,他一个纵身跳下车来,狠狠地给了它两脚,不想踢得“嗷嗷”直叫痛了自己。
  
  他发了一阵呆,见远处有对双胞胎姊妹正你上我下的玩着跷跷板。男孩靠上前去,没等开口,姊妹俩就走开了。他“喂喂”接连喊了好几声,想叫住一位和他搭伴玩,谁知小姊妹俩竟手拉着手,连头都不回。
  
  小家伙感到有些委屈,说:“奶奶,奶奶,他们不和我玩。”
  
  “他们不愿意和你玩,奶奶和你玩。”老妇说。
  
  跷跷板上,祖孙俩,一头老一头小;一头重一头轻;一上一下,一下一上;奶奶玩的雷人,孙子玩得开心。
  
  起风了,天黑黑的压下来。公园里的人都逃散躲雨去了。偌大的公园内,只剩祖孙二人,孙子玩得正起劲,一时舍不得撒手。
  
  大雨紧追而至。祖孙俩起身逃向街面对过的屋檐下。
  
  男孩人小机灵,老妇年迈迟缓,男孩在前;老妇在后,就在即将穿街而过时,一辆小车冒雨沿街急速驶来,人车争道,只听得一声尖叫,随着一声刺耳的紧急刹车声,男孩的整个人在风雨中竟象树叶一般飘了起来······
  
  医院里,众人散去,老妇终于止了哭泣。
  
  男孩一滑溜坐起,一把拉起老妇的手问:“奶奶奶奶,你让我装死半天,能多赔
  
  2014年6月28日改于雨轩阁
  
  寶貝兒/葛榮富
  
  2015-09-06
  
  葛榮富
  
  八月的黃昏,炙熱逼悶,狹長的沿街公園裡已是熱鬧一片。
  
  一個五六歲的男孩,額角粘著一片創可貼,歪戴一頂鴨舌帽跑來,對在扭腰器上玩著的小姑娘說,“你下來,要我玩了。”
  
  小姑娘看看他,說:“我先來的。”
  
  “你不是玩過了。”男孩說。
  
  “我還沒玩夠呢。”小姑娘說。
  
  “你給我下來!”男孩邊說一把扯下女孩。女孩跌倒在地哭了。
  
  老遠,一個老漢跑來:“怎麼了,怎麼了?”他查了一遍小姑娘身上,撣撣塵土說,“讓他,讓他!”抱起小姑娘走開了。
  
  男孩得意像個凱旋的將軍。折騰一番,他又瞄上了前側一架立式健身車。
  
  車上坐個老頭,騎得有點吃力。男孩走上前,看他踏過幾轉,說:“大人還騎童車玩呀?”
  
  “爺爺的腿跌傷了,活動活動關節。”老人說。
  
  “你活動好了吧。要我了。”男孩說。
  
  “我剛剛坐上,你先去別處玩玩再過來好吧?”老人說。
  
  “你是天天都來的吧?我可是第一次來。”男孩說。
  
  “爺爺是沒有辦法啦,要不也不會同你爭來著。”老人說。
  
  男孩見上不了手,叫道:“啊喲,奶奶快過來呀!”
  
  一個老婦聞聲顛來,喊著:“哎呀——誰惹我家寶貝了?嗯,寶貝,怎麼啦?”
  
  “我要騎腳踏車。”男孩指指老人說。
  
  “叫爺爺讓讓你咯。”老婦說。
  
  “小朋友,不是同你說了嘛。”老人說,“爺爺的腿傷了,上下不方便,再練一下。”
  
  “一下是多久呀?”男孩說。
  
  老人搖搖頭,說,“就再給十分鐘吧。”
  
  “還要等那麼久呀?”男孩轉身又叫,“奶奶,我要騎嘛。”
  
  “爺爺不肯讓你呀?”老婦說。
  
  男孩一聽,一把抓住車身就往上爬。
  
  “等等、等等,我下去。”老人說,“傷了人怎麼得了······”老人下去,邊嘟囔邊拄著雙拐一撅一撅的走了。
  
  車造得太高了。男孩騎上,腳踮不著。一番折騰後,他一個縱身跳下,狠狠地給那車一腳。不禁拎著自己踢的那只腳“嗷嗷”轉起圈來;疼得老婦一個心肝一個寶貝的給他既搓又揉。
  
  前頭,男孩看見有對雙胞胎姊妹在乘蹺蹺板,你上我下的。他靠上去,沒等開口,姊妹倆便避他走了。他“喂喂”喊了好幾聲,人家連頭都不回。
  
  男孩說:“奶奶,她們不和我玩。”
  
  “她們不同你玩,奶奶陪你玩。”老婦說。
  
  蹺蹺板上,祖孫倆,一頭老一頭小,一頭重一頭輕。
  
  忽然,起風了,天壓下來。人都逃散了。偌大的公園內,只剩祖孫倆,孫子玩得正起勁,一時還捨不得歇手。
  
  大雨緊追而至。祖孫這才起身逃向街對過的屋簷下。
  
  男孩機靈逃在前,老婦年邁跑落後。在即將穿街而過時,一輛小車沿街急馳而來,人車爭道,一聲刺耳的緊急制動聲響起,風雨裡······那頂鴨舌帽像樹葉般飄飛起來,重重地落在老婦的心頭······
  
  急診室內,眾人散去,老婦終於止了哭泣。一會,男孩從床上一滑溜坐起,一把拽住老婦的手,問:“奶奶奶奶,要我裝死幹嗎?”
  
  “啊呀——寶貝,你遭了那麼大的罪,還不是想給你多賠點錢嘛!”
  
  “奶奶,”男孩說,“老師說,好孩子要誠實,不能撒謊的。”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