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

English

搜索: 语言  |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鸿福中心 >

NEWS

它们的智慧和伟大深深的震撼了我

信息采集:未知  发布时间:2017-09-22 15:52 浏览次数:

 
  窗里窗外
  
  我家住小高层的六楼,有顶层阁楼。阁楼的前后各有一平台,二三十平的样子。阁楼居高,前后一律落地双开大玻璃窗,敞亮又相对安静,做了我的书房,取名:雨轩阁。
  
  我恋绿色,在前后的平台上一列排开盆栽了花花草草、瓜果蔬菜。为此常常诱来鸟儿们的驻足观赏。
  
  初来探望我的是一些麻雀。机警中带着好奇,落在栏栅上环视,不停的抖耸着尾羽,细细的打量着我,拿了它们的左眼瞧过还不放心,又时不时的偏过头、再用右眼扫描。我一动不敢动,就怕它们受惊逃走。它们盯着我看,我僵着看它们,相互对峙了好一阵,见我始终不会动作,估计也只是个摆设而已,它们这才放心四散动作。有窜上盆景树观赏的;有细细检查滕草秧苗的;大多的落到平台上,嬉戏打闹“叽叽喳喳”吵个没休。
  
  相比麻雀,鸽子的举止就显得豪放多了。它们一来就一大群,盘旋过后撒在房顶上,粗犷的民族风“咕咕”哼着。“噗嗤噗嗤”突然窜几只落到平台巡视起来。有的迈着方步踱到半盆浇花残水前自饮;有的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去处——墙角围着一小堆盆栽沙土。它们一蹲双腿窜上围砖去,啄啄沙,刨刨爪,唱着歌儿酥着眼,筅筅羽毛,伸伸懒腰,拍拍双翅洗起了沙浴。最后它们索性赖在那里晒着太阳打起瞌睡来了。
  
  太阳更有力、火了。平台上的藤蔓长长了,爬过头顶,攀上棚架,伸伸展展,青油油,浓浓茂茂的铺了一层。生生地撑出一大块阴凉。炎炎夏季,这里成了鸟儿们纳凉嬉戏的场所。更是我的乐园。外面是它们的舞台;里面是我的世界。天长日久,彼此像有了默契,我们互不打扰。
  
  一天清晨,朝霞漫天。几只喜鹊落在对过楼的房顶,“喳喳喳”的唱得满天的喜气。这黑白相间的报喜鸟,在乡下的田间地头,我小的时候常常相遇。后来由于环境恶化慢慢的变得稀罕、有好多年几乎绝迹没再见过了。不想这年头乡人移居进城,连它们也跟进城享福来了。
  
  喜鹊悉数五只。它们在屋顶上唱过一阵,像做了分工;三只留在原地,两只晃着长长的尾巴慢悠悠的从房顶踱步下来;一只先在屋檐口侦查放哨警戒;另一只窜下平台,落到厨房窗口垃圾桶沿上,伸头翻起桶内的剩食来。三下二下,它便飞回屋顶去。见此,候在原地的三只喜鵲,都拍打着双翅一个劲的伸嘴往前凑。就在它们挣食的同时,原本站在屋檐警戒的那只喜鵲,又急速落到那只桶沿去搜寻。它俩一遍遍的相互不停的转换着角色,一丝不苟。终于,我如梦初醒。原来下来找食的是两只大鸟,它们正在孵育喂养它们的儿女呐。它们把雏鸟留在屋顶,是出于安全考虑。为了确保儿女们的安全,它们宁愿自己来回奔波,不辞幸苦,甘愿把自己一次次的置于险境之中。这样的场景之后的一个月内几乎天天可以见到。当然,它们也落不下我家,时不时的做客阳台。
  
  不禁想起抚育自己的父母来。
  
  我家住小高層的六樓,有頂層閣樓。閣樓的前後各有一平臺,二三十平的樣子。閣樓居高,前後一律落地雙開大玻璃窗,敞亮並且安靜,做了我的書房,取名:雨軒閣。
  
  我戀綠色,在前後的平臺上一列盆栽了花花草草、瓜果蔬菜。為此常常誘來鳥兒們的駐足觀賞。
  
  初來探望我的是一些麻雀。機警中帶著好奇,落在欄柵上環視,不停的抖聳著尾羽,細細的打量著我,拿了它們的左眼瞧過還不放心,又時不時的偏過頭、再用右眼掃描。我一動不敢動,就怕它們受驚逃走。它們盯著我看,我僵著看它們,相互對峙了好一陣,見我始終不會動作,估計也只是個擺設而已,它們這才放心施展動作。有竄上盆景樹觀賞的;有細細檢查藤草秧苗的;大多的落到平臺上,嬉戲打鬧“嘰嘰喳喳”吵個沒休。
  
  相比麻雀,鴿子的舉止就顯得豪放多了。它們一來就一大群,盤旋過後撒在房頂上,粗獷的民族風“咕咕”哼著。“噗嗤噗嗤”突然竄幾隻落到平臺巡視起來。有的邁著方步踱到半盆澆花殘水前自飲;有的發現了一個更好的去處——牆角圍著一小堆盆栽沙土。它們一蹲雙腿竄上圍磚去,啄啄沙,刨刨爪,唱著歌兒酥著眼,筅筅羽毛,伸伸懶腰,拍拍雙翅洗起了沙浴。最後它們索性賴在那裡曬著太陽打起瞌睡來了。
  
  太陽更有力了,火了。平臺上的藤蔓長長了,爬過頭頂,攀上棚架,伸伸展展,青油油,濃濃茂茂的鋪了一層。生生地撐出一大塊陰涼。炎炎夏季,這裡成了鳥兒們納涼嬉戲的場所。更是我的樂園。外面是它們的舞臺;裡面是我的世界。天長日久,彼此像有了默契,我們互不打擾。
  
  有天清晨,朝霞漫天。幾隻喜鵲落在對過樓的房頂,“喳喳喳”的唱得滿天的喜氣。這黑白相間的報喜鳥,在鄉下的田間地頭,我小的時候常常相遇。後來由於環境惡化慢慢的變得稀罕、有好多年幾乎絕跡沒再見過了。不想這年頭鄉人移居進城,連它們也跟進城享福來了。
  
  喜鵲悉數五隻。它們在屋頂上唱過一陣,像做了分工;三隻留在原地,兩隻晃著長長的尾巴慢悠悠的從房頂踱步下來;一隻先在屋簷口偵查放哨警戒;另一隻竄下平臺,落到廚房窗口垃圾桶沿上,伸頭翻起桶內的剩食來。三下二下,它便飛回屋頂去。此時,候在原地的三隻喜鵲,都拍打著雙翅一個勁的伸嘴往前湊。就在它們掙食的同時,原本站在屋簷警戒的那只喜鵲,又急速落到那只桶沿去搜尋。它倆一遍遍的相互不停的轉換著角色,一絲不苟。終於,我如夢初醒。原來下來找食的是兩隻大鳥,它們正在孵育餵養它們的兒女呐。它們把雛鳥留在屋頂,是出於安全考慮。為了確保兒女們的安全,它們寧願自己不辭幸苦,來回奔波,甘願把自己一次次的置於險境之中。這樣的場景,在之後的一個月內幾乎天天可以見到。當然它們也落不下我家,時不時的做客陽臺。
  
  它們的智慧和偉大深深的震撼了我。不禁想起撫育自己的父母來

上一篇:这张奶奶先是常常过去照顾料理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