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

English

搜索: 语言  |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鸿福中心 >

NEWS

这张奶奶先是常常过去照顾料理

信息采集:未知  发布时间:2017-09-22 15:51 浏览次数:

 
  凌晨三四点钟。小毛在农贸市场批光蔬菜出来,见门口路灯底下围了一大堆人,上前正想看个究竟,不想“哗”的一下都散了。只见一个血出乌拉的驼背老妪躺在地上,无人理睬。小毛顾不得多想,心想救人要紧,背起老妪就直奔医院。
  
  急救室里,有位护士认识老妪。说老人是她娘家的邻居,姓张,是个孤寡老人,退休了,本来吃穿不愁,生活蛮好过的。有一天,老人的隔壁搬来一户人家——夫妻俩和一个六七岁的儿子。几年前,那女的跟另外一个男人跑了。那丈夫一时想不开,跳楼自杀;后来虽然救回一条命,但精神错乱了。看那爷俩罪过相,后来倒好,她干脆就蹲一道过日子了。
  
  这是哪里呀?张奶奶眼睛一撑开就问。
  
  医院里。小毛说。医院?张奶奶像触着电一下弹坐起来。
  
  你伤的不轻,老奶奶。护士阻住她说,要住院观察观察。
  
  哎哟,我哪有闲钱住院?老人说,一个有病,一个又要上学了。
  
  总是命要紧。大家七嘴八舌的说,又按住她。
  
  啊呀,你们这是在害我啦!老人一把扯下正在输着盐水的针头来。
  
  盐水像受了刺激,尴尬的尿在地上了。
  
  怎么啦,张奶奶?邻居护士过来问。一边收拾。
  
  哦——没事,看我糊涂得?张奶奶说。她想,自己在拾破烂说出去,丢光脸了。停停她说,我在路边拾着一包东西,有人硬说是偷的。蛮多人围拢来,都说少过东西,不管三七二十一、把气都出我的头上了······。
  
  张奶奶,你没事就好,小毛听完后,说,那我先走了······
  
  走?把人打成这副样子。一个护士说,我已经报警了,民警说马上就到。
  
  这人又不是我拷的。小毛说,这年头,好人倒做不来了。
  
  你没打,会这么好送她医院里来?护士不依不饶,张奶奶你讲,打你的有没有他?
  
  哪里会看得清唷!那么多的人。老人说,当时大家都在气头上,再说我又没有什么大事——就算了吧。她边说边揿了揿藏着自己挨揍时拾来的那只皮夹口袋。等歇民警来,别忘记了。她想。
  
  奶,你怎么了?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气喘吁吁地跑进来,拽拽老人的手说,谁打的,快报告民警叔叔,抓起来。
  
  明明你怎么来了?老人说,奶没有事。
  
  是我打电话让我妈带他来的。娘家护士说,你的样子当时不知道有多吓人。
  
  奶,我都知道了,男孩说,你说公家照顾我们的钱,原来都是你······
  
  公家是答应出的,只是奶自己没去拿。老人说。
  
  你还在骗我。男孩说。
  
  老人家,你这事就交给我吧。在场久观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说,我去网上发个贴,让大伙捐助捐助。以后你老就放心吧。
  
  謊言/蕭嘯
  
  2016-01-09
  
  蕭嘯
  
  凌晨三點多鐘。小毛批發完蔬菜走出農貿市場,見門口路燈底下圍了一大堆人,上前正想探個究竟,不想“嘩”的一下都散了。只見一個血出烏拉的駝背老嫗躺在地上無人理睬。小毛顧不得多想,心想救人要緊,背起老嫗就直奔醫院。
  
  急救室裡,有位元護士認識老嫗。說老嫗是她娘家的鄰居,姓張,是個孤寡老人,退休了,本來吃穿不愁,生活蠻好過的。有一天,老嫗的隔壁搬來一戶人家——夫妻倆和一個六七歲的兒子。幾年前,那女的跟另外一個男人跑了。做丈夫的一時想不開,竟跳樓自殺,後來雖然救回一條命,但精神錯亂了。看那爺倆罪過相,這老嫗先是常常過去照顧料理,後來倒好,她乾脆就蹲一道過日子了。
  
  “這是哪裡呀?”老嫗眼睛一撐開就問。
  
  “醫院裡。”小毛說。
  
  “醫院?”老嫗像觸著電一樣彈坐起來。
  
  “你傷的不輕,老奶奶。要住院觀察觀察。”護士上來阻住她說。
  
  “哎喲,我哪有閒錢住院。家裡一個有病,一個又要上學了!”老嫗說。
  
  “總是命要緊······”大家七嘴八舌的說,又把她按住。
  
  “啊呀,你們這是在害我啦!”老人一把扯下正在輸著鹽水的針頭。
  
  鹽水像受了刺激,尷尬的尿在地上了。
  
  “怎麼啦,張奶奶?”鄰居護士過來問。一邊收拾。
  
  “哦——沒事,看我糊塗得?”張奶奶說。她想,說自己在拾破爛傳出去······豈不丟自己的臉。停了停她說,“我在路邊拾著一袋菜,有人硬說我是偷的。蠻多人圍攏來,都說少過東西,不管三七二十一、把氣都出到我的頭上了。”
  
  “你沒事就好,張奶奶,那我先走了。”小毛聽完後說。
  
  “走?把人打成這副樣子。我已經報警了,民警說馬上就到。”一個護士說。
  
  “這人又不是我打的。這年頭,好人倒做不來了!”小毛來了氣,說。
  
  “你沒打,會送伊到醫院裡來?張奶奶你講,打你有沒有他?”護士不依不饒。
  
  “我哪裡會看得清呦!當時那麼多的人,大家又都在氣頭上。再說我又沒有什麼大事——就算了吧。”。老人邊說邊撳了撳藏著自己挨揍時撿來的那只皮夾口袋。等歇民警來了交給他,別忘記了。她想。
  
  “奶,你怎麼了?”突然,跑進來一個十來歲的男孩,氣喘吁吁地拽著老嫗的手說,“誰打的,快報告民警叔叔,把他抓起來。”
  
  “明明你怎麼來了?”老嫗說,“奶沒事。”
  
  “是我打電話讓我媽帶他來的。”鄰居護士說,“你的樣子當時看見不知道有多嚇人。”
  
  “奶,我都知道了。”男孩說,“你說公家照顧我們的錢,原來都是你······”
  
  “公家是答應出的,只是奶自己沒去拿。”老人說。
  
  “你還在騙我。”男孩說。
  
  “張奶奶,這事你就交給我吧。”在場一直旁觀的一個年輕小夥子說,“我去網上發個貼,讓大夥捐助捐助。以後你老就放心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