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

English

搜索: 语言  |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鸿福中心 >

NEWS

爹对这个鸿福心水论坛家庭做的最大贡献

信息采集:未知  发布时间:2017-09-22 15:47 浏览次数:

 
  为了逝去的纪念(一)
  
  莫过于他当年逃离了故乡,后又潜回去带出了她的女人——就是我的母亲。要不就难说后来还有我们这兄弟姐妹一大家子了。
  
  爹曾对我们说起家族史。他说,我们本来也是个富裕的大家族,到后来之所以凋零,那是其中发生了两次大的变故。一次是他爷爷的爷爷,还很小的时候,有一天在村头被一只下山来的老虎叼了,乡民拿起锄头铁耙自发的帮助去追赶,那老虎走走停停停停走走,不慌不忙进了深山。消息传遍了临近的几个村庄,更多的乡民也赶来助阵,夜里,几百村民举着火把敲着锣,折腾了一夜,终于在第二天的黎明,发现那孩子好端端的在一块大岩石上坐着,查看遍全身,竟发现没有一点受伤。虎口余生本属大幸,加上一点不伤,更是堪称奇迹,定是祖宗显灵菩萨护佑,值得庆贺,同时答谢乡民,决定摆宴七天七夜,凡附近村民相邻,不管男女老幼一律来者不拒。据说此次花去白洋(银元)几箩筐,轰动当地。
  
  爹说,第二次是经过虎口余生这件事,方圆百里都知道了这家的富有。人怕出名猪怕壮,在他爷爷的爷爷二十岁的那年又遭土匪绑票。赎人开出的条件是一斤人一斤白洋。经过这两次的变故,家庭没落人丁也凋零了。
  
  说起他自己,爹说,他爸妈就生养了他一个。他的爸爸也是单传,虽说家里穷,但还是特别的宠着他,进私塾的开头几年还要逃回家去吃吃他妈妈的奶。童年一大半的时间是在外婆身边渡过的。他最不好就在父亲死得早。父亲死的时候他只有十四岁,伺候不好田地,没有人肯帮你不说,还受尽了旁人的白眼,尽遭别人欺负。没有父亲,孤儿寡母过日子,你想都想不到会有多少罪过。有一次,一个相邻在我家山里偷柴,被我娘撞牢,对方不但没有一句好话,反过来还被他打了一顿,你说罪过不罪过。就因为对方家里有财有势,光弟兄就有四五个,他要忌惮你什么呢。他说自己喜欢看戏也特别喜欢演戏,喉音细尖唱腔好,报考了县里的剧团,当了一个婺剧演员,反窜扮旦角。
  
  那次出逃爹曾不止一次讲起。尤其是到了晚年。
  
  那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大饥荒时期。那时你妈嫁过来已经有两个女儿了。一个就是你们的大姐和一个后来饿死的、按道理说应该是你们的二姐。当时你奶奶已经过世了。大家干的是大跃进,吃的是大食堂饭。剧团遭解散了,人员都回乡从事生产劳动。那天他正申请批下三天假,爬在房顶上翻修自家的房子。当时的农会主任找来通知他,让他去六十里外的xx江水库修建处报到。他说我房子翻修好就去。主任说,先公后私,你明天一早就去那里报到。他说,这房子不翻修好就塌了,我虽然去了工地有地方住,这房子还有老婆和两个女儿还要住,总得让我修修好才能去呀。不要说是人就是鸟也得有个窠。主任说,那就随你,反正我是通知到你了。说完他就背着手管自己走了。第二天早上,你妈去食堂打饭,只打来了两个人的饭,本来应该有三个人的口粮(你妈一个,我一个,你们两个姐姐各半个),说我的口粮已经转到水库里去了。你想本来就吃不饱的一点口粮,这下倒好又减去了三分之一。两天后的傍晚,房子刚刚翻修好了,天宫就落大雨了。看着刚刚修好的房顶,心想这下去水库报到自己可以安心了。坐下正想歇口气。只听“哗”的一声响,抬头看见三间房子的后墙全部倒坍了。当时我觉得天塌了。瘫坐在那里想这可怎么办呀?不禁自己流起眼泪来。想想没有别的办法,墙只有自己夯,第二天,一个人自己扒泥自己夯,起先墙低到还好,后来等打到一个人高了,爬上爬下的一天到晚就打不了多少板墙。你妈妈又不能在家帮我,不去上工,她的口粮也会被扣起来。没有吃的怎么办呢?那是你的大姐也只有四五岁,一天到晚拎着一只冬瓜篮去地边山脚挑野菜,拿回来在清水里焯一头,伴在打回来的饭里一起吃。等我整座后墙打好,已是半个月过去了。那时我就想这个地方再待下去肯定活不了,下决心一定要逃出去。和家里讲定,一旦自己有了落脚点就回来带她们一起出去,万一我两年没有回来的话,让你妈妈就不要再等了,带上两个女儿改嫁,找一条活路去。你妈说,我死都等你回来。
  
  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