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

English

搜索: 语言  |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公司环境 >

NEWS

舒适的温度让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

信息采集:未知  发布时间:2017-09-22 16:03 浏览次数:

 
  昨夜凉风习习,窗户开着,盖着夏被,梦里不知哪里来的声音,越来越清晰,仔细听辩,好像有个人在我们家院外的树下咳着,一阵阵的咳嗽声越来越紧,声音也越来越大,接着是哗啦啦一阵从天而降的东西倾泻在我们家窗外,接着又是一阵凌乱小跑的脚步声,被这动静折腾的,我在半梦半醒间,觉得不像是梦,正想清醒的循着声音找原因時,嗅觉迅速的反应了,我们家屋里已开始弥漫着一股酒后秽物的气味,我身体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去关窗,哪里是梦啊,这是现实。
  
  楼上的婷婷爸爸酒喝多了,从窗户那吐的,正吐在我们家窗外的葡萄叶上,那气味像毒气一样迅速在我家屋里蔓延,我这个属狗的,天生对异味过敏,胃又浅,再下去,我又要吐了。
  
  只有又穿好衣服,跑到院子里,把水龙头打开,把水枪对着窗户和窗外的几盆植物使劲冲,把那秽物冲了,气味好散去,冲着時,还能听到楼上婷婷爸好像又在卫生间里呕吐着,这婷婷爸啊,怎么说你好啊,不能喝就少喝些,你受罪,我们也跟着遭殃。
  
  感觉已冲净了,回屋時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午夜1点整。再打开窗户,仔细感受了空气,觉得已没啥影响了,上床接着睡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,又想起前些年的一件事。
  
  那年换季的一个上午,要换被了,我把两床羊毛被刚晾到院子里,我人还在院子鱼池这呢,就听到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,看过去時,没把我气坏,楼上谁家扔下来一个装满烟头的一次性小碗,最可恨的是,那碗里的烟头用水泡过,倒下来的还有烟油水,正洒在我那两床新的羊毛被上,两床被都被烟渍染的惨不忍睹。
  
  太可恶了,楼上是谁家那么缺德,我必须去找。往楼上看扔烟头的这个位置,一家家分析,二楼婷婷家是不可能,两家关系一直很好,还有,从高度上也不符合扔出的角度,四楼也不可能,四楼的金老师是我家妞的中学老师,高级教师,爱人是财贸学院的,而且四楼的防盗窗在窗台外,那是没法扔的,人要翻过窗户才能扔,不如直接扔垃圾桶里。还剩三楼,五楼,六楼。
  
  接着我就直接去找了,上去敲门時,只有三楼敲开了门,是宝宝奶奶开的,宝宝妈妈是小学老师,爸爸是市委的,宝宝的爷爷是部队上退下来的,平常没事,她爷爷奶奶就在这帮他们买菜做饭,和宝宝奶奶说了缘由,她说不是他们家,宝宝爸爸不抽烟,爷爷烟也早已戒了,我也信了。五楼敲门,没人;六楼没人,门上的猫眼都是空的,透过那孔看过去,屋子空空荡荡,还没装修,一点人的痕迹都没有。前面的如果都排除,现在就只有五楼了。
  
  吃过晚饭,我从楼下看到五楼的灯在亮着,就上去了,也最有可能是他家了,敲开门后,我才对上号,天天碰面打招呼的,在四中教化学的大姐就是这家,大哥也在家,大哥在物价局工作,平常遇见了他们夫妻俩的哪一个,他们都会笑眯眯的打个招呼说上几句,我还一直以为他们是西户,原来在我们家楼上。他们又拉我进屋坐下,我就说到白天的事,大哥很诚恳,说他们夫妻俩白天是不回来的,他也从不吸烟,家里也没有烟味,这个我能感觉的,我家他也不抽烟,对烟味我也很敏感,无烟的家庭是没有烟味的。
  
  一趟下来,所有的可能又都被排除了,这也好像也成了一个迷。后来又有一次扔下同样的碗,碗里除了烟头,还有一张抄满诗句的纸条,这还是有文化的人啊,做的却是没文化的事。
  
  至此,我的羊毛被之痛就被埋藏在心底深处。
  
  去年,六楼装修好了,住进了人,装修時,楼上的各种小状况时有发生,掉玻璃,下水泥雨,还好,都只是差点砸到人……装修好后,我们家也算松了口气,都皆大欢喜吧。可后来又频繁的掉烟头,让人忍无可忍的是,连不堪的生活用品也往下扔来。
  
  后来我就在院子里捡了十几个小烟头,装在塑料袋里,手写了一张告知条,贴在单元门上,路过就能看到,再装也总不能装瞎吧,稍明白些道理的,看到了,也不会再故意为之吧。
  
  贴过条后就好多了,现在晾东西時也少了些担心。那次的羊毛被之痛也成了迷,我不希望还会有衣服之痛,棉被之痛……
  
  住楼下的我,不想被伤害!
  

上一篇:那时外边还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