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

English

搜索: 语言  |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公司环境 >

NEWS

燕子坐在屋后不远处的巨岩上数星星

信息采集:未知  发布时间:2017-09-22 16:00 浏览次数:

 
  星斗撒遍了夜幕,闪烁闪烁的,像无数双孩子的调皮的眼睛。
  
  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······”我和。岩石上热——娇贵的屁股抗议说。我脱下衬衫垫到屁股下,拉过燕子坐在腿上,双手揽在她的胸前。
  
  “听说每个人,都有一颗星星在天上,你说是真的么?”燕子说,“你猜猜哪二颗星星是属于你和我的;还有爷爷的那颗。”
  
  “你嘛,肯定是最暗的那颗。我么是这颗亮的,最亮的那颗当然是爷爷咯。”我说。
  
  “为什么?”燕子说。
  
  “我们是男人呀,阳气足,当然亮咯。”我说,“你么——憋不出阳气,就只有阴气咯。嘿嘿。”
  
  “你瞎说,······”燕子说。
  
  一颗流星划过夜空,一片光亮瞬间即逝。
  
  “又有人死了。”燕子看着夜空有点悲伤,说。
  
  “只是传说,当不得真的。”我怕燕子伤心。
  
  一阵沉默。
  
  “我俩认识都那么长时间了,我的身世你知道吗?”燕子说,疑视着夜空。
  
  “你告诉我不就知道了么。”我说。
  
  “早前,我的父母都是大学里的教授。只因父亲讲了几句真话,被戴上了反革命的帽子。”燕子说,“加上舅舅在香港开公司,是个资本家,难说清楚,罪孽就更重了。结果父母都被送到你们附近的那个劳改农场来劳改了。家里就落下我一个人,我又实在没地方好去,所以就只好跟着来了。”
  
  那个农场我曾去过,四面都设有岗楼架着机枪,阴森森的吓人。
  
  “书在我们这里读了一阵,你不声不响又突然到哪里去了呀?”我忍不住插嘴道。
  
  “我爸爸是个倔脾气,都劳动改造了还死不肯低头认罪。就在我跟你们拉练出去的第二天,他被吊起来活活打死了。妈妈一时想不开也上了吊。等我回去看见的只是他们俩的死尸。”说着说着,燕子忍不住哭了起来,眼泪“滴滴答答”落在我的手背上,“后来,农场里的那个造反派头头,看只剩我一个人好欺负了,就千方百计的想法来欺负我,我拚死不从。任爷爷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带我逃到了他的老家,先躲了一阵,那里户口查得紧,控制外来人口特别严。不得已任爷爷才又带着我出来到了爷爷这里·······”
  
  燕子的声音,一字字一句句,像一把尖刀搅着我的心,我不由得把她揽得更紧了。真为她所经历的苦难而心痛。
  
  “妮——子,虎——子。”黑夜里,爷爷擎着一盏马灯转到草棚后,朝着巨岩上的我们呼唤起来。
  
  “爷爷。”燕子应答道,“我和虎子都在这呢。”
  
  “夜沉了。小心着凉,该睡了。”爷爷说。
  
  “知道了,爷爷。”燕子说。
  
  爷爷跟着灯转过墙角又回去了。
  
  “爷爷待你咋样?”我说,“好不好。”
  
  “那还用说。”燕子说。
  
  “那你就一直在这里待下去。”我说。
  
  “总不能待一辈子吧,跟着爷爷在这里?”燕子说。
  
  “再过几年——等我读完了书,我就娶你做媳妇。”我说。
  
  “那——不可能。我们只能做朋友。”她摇着头,认真的说。
  
  “为什么?”我说。
  
  “我配不上你,我是坏分子的子女。”她说。
  
  “那是他们瞎说。在我的心里,你是最最好的人。”我说,“爷爷说过,他还要想办法让我去读大学,大学读出来就有了工作,我就能养活你了。我还要留在省城,好带你也回到省城去。”
  
  “那样——我会毁了你的前途的。”燕子说。
  
  “不会。”我说。
  
  “会。”她说。
  
  “你说了不算。”我说。
  
  “你会后悔的,到时候。”她说。
  
  “不会。”我说。
  
  “会。”她说。
  
  我低头用嘴塞住了她的嘴,好不让她把反调再和我唱下去。哪知她却用热烈的吻来回应我。我一阵躁动,双手不由得探索起来,很快探着了她那尖尖硬硬的双峰,一阵揉搓,她已瘫软成一团了。
  
  “想要······”燕子呼吸急迫起来,“今夜我就把自己给了你吧······”她紧闭着双眼说。
  
  我动手解起她的腰带来······
  
  “我怕······”她随即又一把抓住我的手阻止,浑身颤抖着说,“我······真担心。”
  
  顿时,醍醐灌顶,我的脑袋立即清醒了过来,停了手。等平静下来了,我两谁都不想再多说话,就这样一直默默地凝视着夜空。
  
  那一夜,后来我俩都在巨岩上睡着了,我的胸枕着燕子的头,一直睡到天蒙蒙亮。
  
  暑假的脚步又走尽了,尽管有太多的不舍,我还是不得不暂时离她而去。
  
  这一次,燕子没有再去送我,她怕分别是难受不过挺不住,再没力气走回去。当我走下山坡,依依不舍的转身回头,只见燕子早已站在房后的巨岩上,拼命地朝我挥手。不过,我已和她约定,等学期一结束,立马赶回山里去和她团圆。
  
  终于,在期盼中寒假如期到来了。
  
  又是个雪天,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一场雪,那雪下得铺天盖地、下在我的心里,压在我心头;先是纷纷扬扬的下、再是大朵大朵的砸,埋葬了一切,纷纷扰扰的世界忽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。
  
  雪一停,我不顾家人的一再劝阻,拼了命的往山里赶,雪塞得满山满谷,山路极其难走,一向喧哗热闹追赶时尚秀美的山川,倏然间寂寞素面了;满眼的白色,天穹苍茫。尽管已是腊月,滴水成冰,我却赶得全身热气蒸腾,大汗淋漓。
  
  然而燕子却不在。堵在小草棚里只有爷爷和大黄。我的到来使爷爷有些心疼,继而他又红着眼睛说,燕子走了,她被人带走了。说着,他颤颤巍巍从枕头下搜出一张纸来递给我。
  
  纸条是燕子留的,上面写着:
  
  虎子:
  
  我走了。做出这个决定,我的心很疼。但现实告诉我又不得不这样做,这样对大家都好,尤其是对爷爷他老人家;我不想他整天提心吊胆的为我担心,也不想看他为了养活我而不停的劳作,更不想看到他把自已少得可怜的那点口粮全让给我吃,他自己整年拿番薯南瓜来垫肚子。他老人家的恩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  
  虎子,我先走了,一想到马上要离开你而去,我的心头一阵阵的发酸,眼泪老不听话,一个劲得出来捣乱。这次是我舅舅(香港)——我和你说起过的——他托来人带我去他那里。你不必为我担心。我们只是暂时的分离。曾记得你说起过,你还要去读大学,这样里我们能真正在一起还得好多年了。我会一直等着你,数着你大学毕业的日子,到那时,我一定会想办法与你联系的,期盼和你团聚。无论如何,请千万不要忘记你我的约定。
  
  虎子,我人虽然走了,但我这颗心永远跟随着你。永远收藏着你在我在一起的开心和快乐。每晚我都会朝着你们驻地为你和爷爷祈福。请你千万记得,你是我这辈子最最深爱的人;你千万不可忘记,那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孤独飘零在外的人在时时刻刻思念着你,企盼着你来接我回家团聚······
  
  
  人世间,有一种爱,洁白如雪,不容亵渎,有一种情,朦胧而羞涩,神秘而激动,只有一次,仅此一回,那就是初恋。
  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今夜,你是否能再进到我的梦里?